轉載自商業周刊第1536期 alive 文字 / 趙敍廷,攝影 / 達志影像

奧塞美術館是印象派最大寶庫,它與羅浮宮齊名,遊客來此爭睹梵谷、米勒等大師名畫。

 

年僅三十的年輕奧塞,為何能與已兩百多年的羅浮宮齊名?若你認為歸功於它擁有雷諾瓦、莫內、梵谷等「王牌」坐鎮,只算答對一半。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,巴黎主辦過七次世博,領先其他大城。最新穎發明、先進觀念匯集於此,藝術亦不例外,巴黎藝壇全球唯首是瞻。十九世紀的法國美術史,儼然十九世紀世界美術史的代名詞,奠定藝術之都美名。奧塞所展作品全集中此精華年代,除了印象派,還包含活躍於印象派主義前後畫家,與雕刻、攝影、裝置藝術等創作。鄭治桂形容奧塞是將「十九世紀的美學面貌,一次展現在觀眾眼前」,獨特與重要性可見一斑。

 

奧塞原為火車站,改建後於一九八六年重新開放,保留拱頂與金色大鐘,以淺色薔薇飾板遮蓋原金屬結構,變身藝術宮殿,負責此案義籍設計師奧倫蒂(Gae Aulenti)於隔年獲頒法國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。

 

誰說好的美術館一定要腹地廣、館藏多?主題明確,小而美的奧塞,是最佳反證。

 

《alive》邀請三位曾客居巴黎的台灣之光,打進巴黎時裝週的夏姿總監王陳彩霞、亞洲最佳五十餐廳主廚陳嵐舒、將阿嬤花布國際化的藝術家林明弘,談他們心目中的奧塞經典,以及這些百年前的傑作所帶來的啟發。

 

啟發台灣之光的奧塞名畫>>

 Part 1  王陳彩霞:把〈拾穗〉農村風情裁進秋裝裡

 Part 2  陳嵐舒:料理要像莫內的光影創造亮點

 Part 3  林明弘:看見名畫背後的時代與衝擊

 

 

加入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