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載自商業周刊1557期 alive   文字 / 柯曉翔,圖片提供 / shutterstock  

一張機票多玩一國 Part 2


沙漠飆沙非常刺激,需要經驗豐富的駕駛。在荒漠中,我們就目睹一輛稍早翻車的車體。

 

如果你想利用轉機時間,體驗一個平時不會刻意前往的國家。《alive》推薦,把卡達設為中轉地點。卡達對於我們有些陌生,其實是你低估它了。它因出產石油和天然氣,成為全世界最有錢的國家,人均所得約十三萬美元(約合新台幣三百九十萬元),不用繳稅,教育、水電、住宅與醫療全由政府提供,二○二二年還要主辦世界盃足球賽。

 

沙漠、駱駝與一千零一夜風情,這兒一樣不少,還有正在積極發展建設的城市天際線。你以為中東旅遊很危險?事實上,卡達非常安全。背包放在車上、手機掉在市集,沒人會拿。獵鷹旅遊導遊艾哈邁德(Abdullah Mohamed Ahmed)對我說:「大家都很有錢,還有房,何必要偷搶呢?」

 

《alive》記者快閃卡達,精選四套中途停留行程。若像我一樣停留四十八小時,可自行組合以下行程;或最短停留五小時,可選擇參加卡達航空免費市區導覽。現在就跟著《alive》腳步玩轉卡達!

 

 

遊歷卡達,沒有比美夏爾博物館(Msheireb Museums)更好的起點了。昔日卡達是靠採集珍珠為生的小漁村,直到二○年代開始探勘石油,一九四九年出口第一桶油,開啟繁華年代。

 

Msheireb在阿拉伯文的意思是,喝水的地方。沙漠甘泉,美夏爾是卡達杜哈最早發展的商業中心之一。這座博物館曾做為卡達第一家石油公司總部,現在展示石油產業工作者的用具、老式打字機和娛樂用品網球拍等。館內復刻二○年代傳統民家原型的拉德瓦尼之家(Radwani House),像本卡達回憶錄,細數卡達從傳統漁村轉型現代社會的軌跡。

 

另一經典博物館是由建築師貝聿銘設計的伊斯蘭藝術博物館,蒐藏從七至二十世紀,橫跨三大洲的文物。幾何線條、拱門與伊斯蘭圖騰交織,建築本身就是精彩藝術品。最後來到卡達最大瓦哈比清真寺(Imam Abdul Wahaab Shaikh Mosque)參觀,上層有座專屬女性的禮拜堂,讓卡達女性可在此卸下頭巾祈禱。「穆斯林一天祈禱五次,」導遊艾哈邁德向我解釋,「祈禱讓我感覺清淨。」

 

 

漫天黃沙,坐在四輪驅動越野車裡,一面是波斯灣,一面是納克什(Al Nakhsh)沙漠,我卻後悔沒有吞下一顆暈車藥。問導遊達魯爾(Azmi Daloul)飆沙經驗幾年?他賊笑:「這是我第一次。」越野車從斜度約七十五度的沙丘向下俯衝、轉彎再急停,車上旅客全部尖叫,搭配音響播放的阿拉伯音樂,頗有衝突感。

 

我們越尖叫,達魯爾越笑呵呵,方向盤轉得越狂。飆沙真要技術,其實達魯爾擁有十年飆沙經驗。沒有任何地標的荒漠中,卡達人沒在用GPS,只靠車上指南針後視鏡顯示的方位,卻能精準找到沙漠的出路。

 

一陣頭暈目眩後,達魯爾放我們下車。眼前是壯闊內陸海(Inland Sea),位於杜哈與沙烏地阿拉伯交界,海水深入沙漠中心,是少見地形,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名世界遺產。夕陽落入海平面,沙漠與海連成一線,這是卡達的魔幻時刻。

 

 

卡達珍珠島(The Pearl Qatar)是一填海造鎮的人造島,商場、高級飯店、私人別墅進駐。島上高級住宅區仿義大利威尼斯興建,彩色建築、運河與橋樑錯落。從天空俯瞰,像一串撒落波斯灣的珍珠。

 

距珍珠島不遠的卡塔拉文化村(Katara Cultural Village)也值得一逛,除了可至仿羅馬劇場的露天圓形劇場拍照,更推薦造訪半島電視台咖啡館(Al Jazeera Media Cafe),體驗在綠幕前播報新聞,當一日主播。

 

 

 

彎月下,瓦奇夫市集(Souq Waqif)人聲鼎沸,我以為置身《一千零一夜》的場景。百年歷史的瓦奇夫,是卡達最古老市集,也是交易中心。超過四百五十個店家兜售香料、手工藝品、骨董與布料等。「這是最受旅客歡迎的中途停留行程。」導遊雪巴(Ang Furi Cyalje Sherpa)說。雪巴領我們至獵鷹市集觀賞獵鷹。飼養獵鷹在中東國家相當火紅,被視為財富與地位的象徵。獵鷹成排站在沙地,供各國買家挑選。儘管尚未經過訓練,這些視力可達六十公里的獵鷹卻身價非凡。「你現在看到的獵鷹,」雪巴伸手一指,「約六千美元(約合新台幣十八萬元)至一萬九千四百美元(約合新台幣五十八萬二千元)不等。」

 

距獵鷹市集不遠處,還有阿拉伯馬市集,十月至隔年四、五月的賽馬,是卡達經典運動賽事(另一項是賽駱駝)。在瓦奇夫市集,能一窺卡達日常,男人抽水煙、下棋。晚上前往氣氛更佳,最後在伊朗、黎巴嫩等異國餐廳飽餐一頓。

 

※點擊加入跟著alive去旅行 line@好友,不錯過任何旅遊情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