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載自商業周刊1285期 alive  整理 / 編輯部

復活島,在無邊的太平洋上像個小黑點,一直以島上獨特石雕聞名於世。就讓這些肅穆的作品帶你前進塔帕蒂文化節——這個以島上波里尼西亞文化為主題的節慶,可說是熱力十足呢!

 

俯衝火山的香蕉雪撬賽

 

正午的復活島昏昏欲睡,首府漢加洛(Hanga Roa)的胖狗們都躲到了車下避暑。那個讓人提不起勁的下午,洛提‧賈西亞‧阿歐亞(Loti Garcia Haoa)站在自己工作的潛水中心陰涼處,舉手遮擋艷陽,望向港外的南太平洋。洛提刺青滿布刺青的雙肘用繃帶包得緊緊的,為了讓他早點復原,洛提的祖母還在傷口上塗了厚厚的鯊魚油。這些傷口是他榮譽的徽章,是他參與塔帕蒂文化節的見證。

 

每年一度的塔帕蒂文化節是充滿陽剛氣息的力量、膽識和耐力的考驗,不算長的兩週活動有多種細膩的舞蹈和藝術表演,帶來大量觀光客。除了觀光人潮,島上超過五千名的島民也幾乎全數動員。洛提參加的是最受矚目的香蕉雪撬比賽(HAKA Pei),這個比賽規則簡單,除了腰布以外,參賽者一絲不掛站上三百公尺高的火山山頂,手抓著兩根用繩索緊緊捆在一起的香蕉樹樹幹,頭上腳下往山腳下衝,直衝到山腳下看戲的觀眾面前。活動開始前,觀眾會隨處找個陰涼處,攤開野餐墊和冷藏箱,等著活動開始,而文化節還會提供一頓傳統大餐,菜色包括足夠餵飽一千五百人的烤魚。

 

至於在火山腳下,文化節各類比賽持續著,麗莉安.派特(Lilian Pate)坐在這,正慢條斯里的搖著扇子驅熱。二十一歲的她美得驚人,小名麗莉的她是半數參賽者背後的力量。而另一位推動選手奮力向前的,則是十六歲的席琳.波爾-瑪努托瑪托瑪(Celine Bour-Manutomatoma),席林也是本次文化節皇后的候選人,站在她面前的,則是一隊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參賽選手。在活動的最後一個晚上,獲勝一方的領袖將被加冕為皇后。

 

造物神主持的鳥人比賽

 

每年八萬五千名觀光客來到這個全球最偏遠的有人島嶼的主因,非摩艾(moai)莫屬。這些石頭沉思般的表情,即便地球上絕大多數人都無法在地圖上指出復活島的位置,然而對於這些石製造型絕不陌生。當基督教文明在十九世紀來到這裡,石像的精神重要性不比從前,當地人不假思索就把摩艾隨手賣給短暫拜訪該島的捕鯨人、探險家和遊客。就連倫敦的大英博物館也擁有名為「偷回來的朋友」(Hoa Hakananai’a)的摩艾雕像。

 

「偷回來的朋友」曾佇立在名為歐龍果(Orongo)的聖村,在這裡到處可見部份湮沒的圓形石屋。島上酋長會從不同部落中挑出男孩,讓他們參加鳥人比賽,而被挑出的部落男孩,則會等待著地平線上侯鳥的身影,他們相信這些鳥是造物神馬給馬給(Make Make)派來的,帶有當地人口中的瑪那(mana)那種不可思議的神秘力量。第一名帶回侯鳥鳥蛋的男孩就可為他的部落首領贏得比賽。

 

可以確知的是,島上八百八十七座摩艾中,有一大部份是用歐龍果東邊的拉諾拉拉庫(Rano Raraku)露天石場上的軟岩雕刻而成。今天,這裡有點像是摩艾的墳場,石製的大頭像用一致的角度突出地表,傾倒的身軀毫無秩序的倒在布滿草類的緩坡上。最大的雕像約二十公尺高,鼻子或高聳的額頭出現在外表毫無特色的岩石上,見證了十四世紀以來,持續在此進行的石像雕刻作業。

(圖/flickr/Arian Zwegers

 

派對皇后的勝利之冕

 

文化節的最後,麗莉安坐在車庫的綠蔭下,她的表親們忙著把西瓜和香蕉從車上卸下,準備最後的大餐,「我小時候常跳舞,想著要成為皇后。」她的聲音有點害羞,而鎮外大舞台上的舞蹈,是麗莉安在整個活動中的最愛。每天晚上都有數百人參加這項活力十足的波里尼西亞舞蹈。麗莉安和席琳分別上台,優雅的獨舞,台下有裁判負責打分數。獨舞的表現是團隊整體成績的一部分,而從洛提沒有章法的香蕉雪橇到頭飾的工藝展現,都反映了島上文化的各個面向。

 

就在麗莉安和席琳登台那一刻,整日盤旋在漢加洛天空的烏雲,終於化成雨水落下。主裁判慢條斯理的宣布成績:「莉莉贏了!」她高舉雙手,和幫助她獲勝的選手一起跳舞慶祝。在狂雨中,人群伸出手,抓著數位相機捕捉屬於麗莉安的光榮時刻。接著,這位新科皇后溜下了寶座,遁入夜色中,在某處,肯定有派對等著她。(摘自《孤獨星球》中文版八月號)

 

看更多

復活節島 摩埃石像未解的建造秘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