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載自商業周刊1450期 alive 文字 / 王文靜 圖片提供 / Dreamstime

在布達佩斯的多瑙河畔時,我特地拍下一張晨跑照片,傳回台北炫耀。叮咚,一則手機訊息立刻進來發問:「多瑙河怎不是藍色?」他關心的主角不是我,是河。這可問倒我,趕緊端詳眼前的河,果然不是藍色。〈藍色多瑙河〉為何是出自維也納的小約翰˙史特勞斯,而不是住在布達佩斯的李斯特?他們同是多瑙河畔的偉大音樂家。一條二千八百公里的長河,難道在河上游與在河下游,所看到的是不同?

 

我的疑問在前後十五天的隨河旅行中,解答了。

 

他們兩位看到的多瑙河水,真是不同。毋庸置疑,多瑙河的精華,在上游的德國與奧地利。

 

假若你只有一次旅行的時間,就選上游吧。假若你還有第二次假期,就選別條河吧。原因:一、在河上游的高山、森林、城堡的豐富大於下游平原,處處如詩如畫,電影《真善美》在奧地利薩爾茲堡的取景就是寫照。二、在河下方的巴爾幹半島因長年戰爭,中世紀建築大半被摧毀,大大減損城市的歷史濃度。所以,就算你有第三次假期,我也不建議你選擇多瑙河下游。除非,你跟我一樣,是搖筆維生者。

 

透過八個快問快答,應該可以説服你:

 

上游的德國與奧地利。但在不同季節河水的水色不同,不盡然可看到。

 

上游的瓦豪河谷(Wachau)。這段位於奧地利的河谷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,是知名的白葡萄酒產區,沿河是綿延起伏的葡萄梯田、一座座中世紀古堡與修道院、老鎮與村落點綴著,形成特殊的河岸自然景觀。

 

起點有一座如皇宮的修道院梅爾克,是歐洲最顯赫的王室哈布斯堡王朝的夏宮,也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。不過,太富麗堂皇,不是我的菜。我最喜歡的是一座中世紀小鎮杜倫斯坦,粉藍色教堂與巷弄間穿梭的石板路、無數的特色小店,讓此鎮在寧靜中自成個性,我被這小鎮給下了迷魂藥,不知所以來到後,一見鍾情。

 

瓦豪河谷有三種玩法:除了搭河輪,亦可騎單車,這是腳力好的年輕人的選項,自由又深入。最後一項是挑一個小鎮住幾天,杜倫斯坦是我的推薦。

 

 

位於上游的多瑙河峽谷(Donaudurchbruch)。這段比下游的鐵門峽更值得一看。兩岸峭壁矗立,彷彿李白詩作「兩岸猿聲啼不住,輕舟已過萬重山」。

 

 

多瑙河上游的威騰堡修道院(Weltenburg)。以前的修道士的副業就是釀酒。這座將近千年歷史的修道院是一座釀啤酒廠,位於多瑙河峽谷。

 

 

上游的雷根斯堡(Regensburg)。五百年前,一位帝王形容這座內布百座塔樓的德國城市,「很久很久以前德國所有富裕知名城市當中最繁榮的一座」。這裡曾經是神聖羅馬帝國時代的心臟,當時各國使節都聚集於此,現在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。即使是一條小徑都有層層疊疊的歷史,濃縮在每塊雕琢的石塊中。

 

 

上游的雷根斯堡。這建於十二世紀的石橋,是中世紀建築史的奇蹟,也是雷根斯堡地標,兩次十字軍東征就是由此橋跨河出發。

 

石橋旁有一家香腸老店鋪,採用五百年前古法燒烤,每天有大排長龍觀光客。滋味如何?讚!米奇林應該授予它星星。

 

 

千年城鎮帕紹(Passau)。一座水的城市,被喻為「巴伐利亞的威尼斯」,也被稱為「三河城」。拿破崙說,這裡是德國最美的小城。

 

 

秋天。如果問我,此生遇過最美的秋景在何處?不須思索,我的回答:多瑙河畔的黑森林到中游的布達佩斯。

 

人在船上,目睹上帝─宇宙最偉大的畫家即興揮灑秋景,數日不歇。河的兩岸是綿延的森林畫布,氣溫是一枝彩筆,橘紅與豔黃在森林奔放色彩。多瑙河水映著秋山,不再是藍色,成了橘色,美得讓人屏氣凝神。如果有「世界十大秋景」的排名,「多瑙河之秋」應列其上。

 

秋天過後,多瑙河就進入冬眠,雪白會冰封河面,船隻停駛四個月。一切歸於死寂,等待春至。
 

 

擊加入跟著alive去旅行 line@好友,不錯過任何旅遊情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