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載自商業周刊1458期 alive  文字 / 陳怡如  圖 /Totem of Confessions 2/2015/PHOTO BY Playaman @Burning Man website

 

每年八月底,在美國內華達州的沙漠中,一座城市憑空而起。短短九天,荒蕪沙漠湧入七萬人,超現實的巨大藝術品佇立在遼闊無邊的黃土中,身著怪誕服裝的人不分晝夜狂歡起舞。但時間一到,所有絢爛迅速消失,沙漠回歸平靜,彷彿一切不曾存在過。

 

這不是海市蜃樓,這是世界上最酷的祭典「火人祭」(Burning Man)。為期九天的活動,在美國勞動節(九月第一個星期一)當天畫下句點。火人祭像是一場荒誕又奇幻的大型藝術展演,每年吸引各地嚮往創意和冒險的人參加,即使一張門票價格高達新台幣一萬兩千七百元,仍以秒殺速度售罄。

 

2015年台灣首度組隊參加,由設計師蕭青陽和夢想社區文教發展基金會創辦人蔡聰明領軍,在沙漠中打造一個七層樓高的蓮花媽祖廟。所有耗費龐大資金的藝術家作品,最終都用一把大火熊熊燒盡,活動壓軸則是最後一晚焚燒巨大木人的儀式,活動也因而得名。

 

源自一九八六年的火人祭,最初是Larry Harvey和幾個朋友在舊金山的貝克海灘,焚燒約兩公尺半的木人,象徵揮別過去,活動意外獲得回響,於是每年都持續著這樣燃燒自我、重獲新生的儀式。

 

在這裡,參與者被稱為Burner,人們自建一年一度的臨時城市「黑石市」(Black Rock City),裡頭設施完善,有郵局、電台、道路,甚至還有臨時機場!許多Burner噱頭十足以跳傘進場。火人祭鼓勵創造、分享和去商品化,不接受金錢交易,參與者彼此分享所需物品,結束時則要打包帶走一切,包括洗澡留下的髒水,宛如烏托邦國度。

 

火人祭更像一場打破常規的超大型實驗,天馬行空的藝術作品、無奇不有的主題帳篷、繽紛炫目的光影裝置、各種奇裝異服甚至全裸的Burner,在這裡,什麼都奇怪,也什麼都不奇怪。

 

沙漠裡的艱苦環境,白天氣溫高達攝氏四十度,夜晚又驟降至零度,每天颳起可能長達三小時的沙塵暴,有限的食物和水……,真實的生存挑戰,考驗人們創造力的極限和徹底自力更生的能力。這種破壞與創造、冒險與開拓的氛圍,正是矽谷精神的縮影,也讓火人祭成為科技人朝聖的場所。早在一九九五年,就有工程師(後為Tesla的一員)以先進的電動車技術,打造一雙超過兩公尺長的巨大粉紅兔拖鞋,這對兔寶寶每天以最高時速二十四公里在沙漠中奔馳。

 

就連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、Facebook創辦人左克伯都是知名Burner,Google共同創辦人佩吉和布林在一九九八年首次參加火人祭後,在Google標誌加上小火人,成為後來Google Doodle(慶祝重要節日的特殊Google標誌)的起源。Tesla執行長Elon Musk甚至公開表示:「火人祭就代表矽谷。」當外界都認為矽谷是全球的創意中心時,不少矽谷菁英們卻認為,荒蕪的黑石沙漠才是真正的矽谷。就像火人祭執行長Marian Goodell說的:「如果說火人祭只是燃燒火人,這是過於簡化這個活動了。我們是讓人們在生活中更有創意,這個活動可以發生在任何時間、任何地點,它是一種生活的方式,還有你在世界上如何看待自己。」火人祭的熊熊烈焰,不僅燒出了千百種豐富創意,還燒出了人們嚮往的創新自由國度。

加入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