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載自商業周刊地1536期 alive  文字 / 趙敍廷,圖片提供 / 《手上美術館2:奧塞美術館必看的100幅畫》

 

走進服裝品牌夏姿.陳(Shiatzy Chen)設計總監王陳彩霞的辦公室,好幾塊超過一百六十公分高的板子,一路排到最後方牆角,上面布滿於巴黎時裝週發表,夏姿近幾季的試裝、秀場照與色彩計畫,我位子旁那塊板子的正中央,剛好貼著印象派大師米勒最著名的兩幅畫〈拾穗〉和〈晚禱〉。 

 

 

米勒,〈拾穗〉 

​油彩畫布,83.5 x 110公分,1857年

創作〈拾穗〉前,因巴黎內亂避居田園小鎮巴比松的米勒,為了讓一家溫飽,必須下田耕作,農家出身加上這段經歷,令他後來的創作圍繞農民的辛勞,而非學院派鍾情的神話、宗教人物或戰爭英雄,因此米勒被稱為「農民畫家」。在光線、空氣與色調鋪陳出來的靜肅大自然中,加入訴說一段故事的人物,也是米勒和單純表現景致的巴比松畫家最大的不同。

拾穗為當時莊稼人最卑微的勞作,畫面遠處有群農人忙著收割,馬車上麥子成綑,與撿拾剩餘麥穗的貧窮農婦形成對比,米勒以樸實手法展現貧民頑強生命力,將小人物刻畫為英雄,畫面安靜卻富渲染力。

 

 

米勒,〈晚禱〉 

​油彩畫布,55.5 x 66公分,1857~1859年

這幅畫捕捉了聽到教堂鐘聲低頭默禱的農夫面貌,日後卻被鑑定出這對夫婦腳下的籃子,原本畫的是一副小棺材。米勒在繪製晚禱時,一家人三餐不繼,死亡近在眼前,不過後來他仍選擇相信上帝,透過繪畫保持堅忍信念。

 

原來,它們正是夏姿甫發表的二○一七年早秋系列靈感來源。王陳彩霞解釋,「〈晚禱〉是農人祈求收成好,〈拾穗〉畫的是農作物收成時。早秋系列概念是豐收,豐收後會慶祝,延續到秋冬系列的概念:慶典。」由於去過奧塞好幾次,對〈拾穗〉印象特別深刻,講到豐收就想到它,立刻差人從奧塞買畫冊快遞回台灣。

 

很多人聽過王陳彩霞兒時家裡開雜貨店,為了賺錢養家,她只讀到小學畢業的過往,但沒人知道,其實她也做過農活,「以前家裡養雞養豬,但因為太窮,只能撿田裡剩下的東西當飼料,那就是拾穗!不然就蒐集稻梗做掃帚拿去賣,每次爸爸叫我去,我就哭,因為稻梗掃到身上會起疹子,很難受。我們還種過番薯,所以看米勒畫的農村景象,特別有感覺。」

 

王陳彩霞說自己不懂繪畫技巧,沒讀過藝術史,多從心靈層次欣賞米勒的畫,「比方〈晚禱〉,以前農夫很窮,最大願望是家庭溫飽,農作沒有蟲害。那道從天上照下來的光,我覺得代表上帝給虔誠的人帶來希望。」她接著說,「米勒生在農家,畫裡的風景和主題都與他的出身有關。他是我心目中現代主義的先驅,跟以往服務皇家貴族的畫家不同,他把農民當主角,在決定這樣的方向後,他整個人都敞開,找到自己的路。」

 

 

梵谷,〈在亞爾的臥室〉 

​油彩畫布,57.5 x 74公分,1889年

除了米勒,王陳彩霞對梵谷特別有感,曾赴普羅旺斯造訪梵谷故居。若能從奧塞帶一張畫走,她會選〈在亞爾的臥室〉,掛在公司的公共區域,藉由梵谷一生所遭逢的苦,提醒大家惜福。

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走進奧塞,至今造訪過幾次,王陳彩霞已算不清楚,「第一次自己去,根本看不懂誰是誰,後來是表妹夫,現任台灣藝術大學校長陳志誠在巴黎念書,透過他的導覽,才慢慢有點概念。」她笑稱一旦沒人導覽,隻身前往就又變成走馬看花,「不過每次一定從頭走到尾,至少花整個下午泡在裡面。」重視展覽氛圍的王陳彩霞認為:欣賞中國文物,就該去故宮;看奧塞館藏,最好飛巴黎一趟。聊到多次觀覽奧塞的感想,她語重心長的說,「以前的藝術家很認真,即使是簡單的主題,都能表達出一種『境』;現代人心太浮,無法忠實於一件事,不像過去的人,即使窮困,也可以堅持下去。」

 

啟發台灣之光的奧塞名畫>>

 Part 2  陳嵐舒:料理要像莫內的光影創造亮點

 Part 3  林明弘:看見名畫背後的時代與衝擊

 

加入好友